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

週日理髮

中午跟公婆吃午餐,去餐廳時見路邊有100元理髮。回程,先生與小兒便去該處理髮。

家庭式作業,理髮師白髮蒼蒼老阿嫲,見我們入店才開冷氣。

音樂開很大聲,聽不懂的臺語歌,調子歡快又憂傷。

先生對外表最是馬虎,跟阿嫲說短一些便可,阿嫲說劉海需長一些,先生說都可以沒關係。阿嫲教訓道:怎麼可以沒關係,短髮型有短髮型的型,不是隨便剪的。

剪完,阿嫲教導怎麼梳理,要往後撥,型就出來了。

先生唯唯諾諾稱是。

阿嫲不滿意,年輕人要注意儀表,你看(再次示範如何往後撥)這樣帥多了。

我偷笑。

剛好播放一首男女對唱,其中一句歌詞我聽懂了,卻也懷疑,便問:是我們都瞭解嗎?

阿嫲被轉移注意力,回說,是我也都瞭解。

反反覆覆的我也都瞭解,阿嫲還在堅持:我不是隨便理髮的,你出去就是我的招牌,所以要記得,劉海往後撥。

17分鐘的安慰



手機壞了,螢幕一半明一半暗。

總之諸事不遂,跟師傅撒嬌,收到長達17分5秒的語音訊息。

聽了一遍又一遍。

背景噪音似乎在馬路,呼隆隆的風聲車聲,也許在觀塘道,剛下班,或走路或候車。對著手機跟不肖徒說話,也不盡是安慰,聽起來卻全是安慰。

回復才知道,連續說17分鐘話有多不容易。

被珍重的感覺真好!

6月26日續:

師傅:你係咪飲醉呀?邊度來17分5秒?成四個字咁長,你當我DJ咩?

咦,原來是17:05。(驚訝!)五分鐘原來可以說那麼多?錯覺成17分鐘,烏龍王是我。


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

無題

正是心情沮喪之際,收到慧慧來信,及時雨澆熄一片煩躁。

讀完信,努力回想,關於那些悠遠的過去的哀傷與倉皇,我曾聽說過嗎?

確定不曾。

彼時正是我們通信最頻密之時,她的信總是鼓鼓的,十張八張信紙,字寫得細而密,因為漂亮也不覺擁擠。。有各種小趣事,一些小小的抱怨或感動,然而原來那時她正獨自承受著某些傷痛。

有些當下的難過,大概是無法述說的,只能靜待時光流過。

幸好都過去了。

幸好都會過去。

篆刻記事-承蒙不棄


這是一方刻壞的印。

最初想刻陰文,稿寫得歪斜,感覺陽文可能沒那麼難看。第一刀邊框已破,石頭粉粉的不受力,當然也可能是心不夠靜。

破罐子破摔,反正承蒙不棄,再醜也可原諒。

謝謝體諒包容,讓我有面對自己的勇氣。

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

左營三日遊-夜市買自拍桿

忠賢傳來一張照片,是六月二日晚上去瑞豐夜市時拍的。

晉桀夫妻、慧雯母女、忠賢與我,一行六人從攤頭繞著圈子逛到攤尾,走到乾貨列,忠賢停下來看自拍桿。老闆從第一枝說到第五枝,舌粲蓮花妙語如珠,便宜有便宜的好,貴有貴的價值,買是賺到,不買聽聽準沒錯。未了,伸縮桿拉長收短還耍個棍花,極盡視聽娛樂。

忠賢選了價值三百大洋的便宜貨,我插嘴,老闆算便宜點。老闆爽快道,兩百九。我又討價還價兩百八。老闆臉有難色三秒鐘,點頭。

忠賢掏錢包,旁邊本來在聊天的慧雯忽然問多少錢,又按住忠賢錢包,轉身跟欣柔細聲討論,得知老闆開價三百後,直說二百五。

我與忠賢面面相覷。

老闆不依,說哪行要賠本啦哎呀小本生意很難做吧啦吧啦……

欣柔慧雯也不回話,只笑盈盈看著老闆。

老闆吧啦不下去了,咬牙道:算你們狠,兩百五不找零。

眾人馬上翻開零錢包,兩秒湊齊兩百五不用找。

老闆收了錢,笑咪咪讓忠賢取出手機試用藍牙,不知何故自拍桿給了我,準備123,怎麼沒反應?

老闆撒嬌狀跺腳:小姐,你沒按鈕怎麼會有反應?

呃,原諒從未用過自拍器的村姑。

今天看照片才知道被嘲笑的村姑因為心虛,笑太用力,眼睛鼻子皺成團,還露出大牙肉,不巧被凝固在一瞬間。慧雯女兒不願入鏡背轉過去,剛好遮住晉桀的臉,只看到他半禿的頭頂。




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

篆刻記事-對章

看到先進談對章,原來兩頭章也算對章一種。我的練習石幾乎都是兩頭章,主要是物盡其用,跟對章拉不上關係。

之前有刻過一方白文的毋忘初衷,當時不敢落刀,線條比較幼細,昨晚改肥大了些,便想在另一頭刻朱文方得始終,也算成對。

雨天,小兒準備期末考要去安親班,吃過早餐便開始奮戰。

女字旁的邊框破了,始字相對其他三字也太小。印稿上石始終不成熟,復用毛筆描黑。(字寫得糟糕就不提了。)

完成後,有種幼兒園畢業,要升讀國小一年級之興奮感。



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

小兒塗鴉-水果臉

半學期畫畫班結束,老師鼓勵孩子,送他畫框。

挑了我最喜歡的一幅,水果臉。掛在玄關,負責笑臉迎送。

願他的愛好持續,畫畫陪伴一生。